中文EN
???
当前位置:bob体官网入口?>?详情页

【致敬榜样】徐升桥:用匠心铸就建筑“灵魂”

来源: 时间:2022年08月19日 浏览次数: 【字体: 打印

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徐升桥(bob体官网入口设计)

  在bob体官网入口设计,有一位用匠心铸就建筑灵魂的人,30多年来,他置身桥梁设计,精心设计出共和国众多桥梁精品。他就是2012年获詹天佑铁道科学技术奖成就奖,2016年获“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称号的徐升桥。

“桥牌”高手,不断创新优质大跨度桥梁

  徐升桥不愧是“桥牌”高手,他先后主持设计了跨越珠江的广州丫髻沙大桥和新光大桥,南广铁路西江特大桥,大瑞铁路澜沧江特大桥,包西、郑焦、德大、瓦日、济郑五座黄河特大桥以及京张高铁官厅水库特大桥等多个大型跨江跨河桥梁,取得了多项重大技术创新成果。

  徐升桥在广州市新光大桥主桥设计中,采用177米+428米+177米三跨连续钢桁拱与混凝土三角刚构的新型组合结构,为此进行了关键构造及新工艺成套技术等多项攻关,大桥的钢结构用量只有18吨/米,大大低于同等跨度桥梁,并创造了刚构拱跨度、拱肋滑移上船、提升以及拱肋曲梁合龙工艺等世界纪录;主跨450米的南广铁路西江特大桥是世界上最大跨度的高速铁路钢箱拱桥,他带领团队解决了大跨度拱桥温度变形大带来的轨道铺设精调和高速动车组运营性能评判的技术难题,总体技术成果达到国际领先水平,2016年荣获“中国钢结构工程大奖”;他参与设计的京张高铁官厅水特大桥,为我国目前最长的时速350公里无砟轨道钢桥;济郑高铁黄河特大桥,是我国联长最长、速度最高的公铁两用桥,实现了我国大江大河上高速铁路大跨度钢桥采用无砟轨道的突破。

空中“芭蕾”,完美解决桥梁转体新技术难题

  桥梁对所跨越的公路、铁路或航道的运营影响已经成为决定设计方案的主要因素,徐升桥凭借巧夺天工的奇思妙想,丰富了各类桥梁转体的应用场景。

  1999年,徐升桥在广州丫髻沙大桥主桥转体工法研究中,开创了竖转结构体系和平转、竖转相结合的施工控制技术,成为国际上大跨度拱桥施工技术的一个重大突破,大桥被评为首届“中国十佳桥梁”;2002年,在北京市五环路斜拉桥的转体工程中,他主导编写的《转体桥梁重心称重工法》,解决了复杂桥梁转体施工的重心、摩阻系数定量测试难题,该工法获全国优秀工程设计金质奖;2006年,在北京市东六环西侧辅路的建设中,他首创双幅桥梁同步转体的理念,大幅降低了桥梁造价;2007年,在北京市六环路跨越丰沙铁路的分离式立交桥设计中,首次提出了六边形花瓶式桥墩与墩顶转体工艺相结合的新技术,将节段悬臂灌注施工的预应力混凝土连续梁改为转体法施工,项目获全国优秀工程勘察设计行业一等奖;2008年,在大瑞铁路澜沧江特大桥的方案设计中,创造性采用 “二次竖转”完成拱肋安装的施工方案,连同两次竖转角度之和与单边竖转下放重量,连创三项“世界第一”;2014年,在跨保定南站斜拉桥超大吨位转体设计研究中,发明了桥梁转体用可拆装球面平铰结构,犹如空中“芭蕾”,在转体跨度、转体重量和转铰直径三个方面再创三项世界纪录。

至诚奉献,标准设计为“交通强国”保驾护航

  徐升桥说,设计是工程建设的灵魂,控制投资的关键,也是集中运用各项政策、标准把科技学术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桥梁和纽带。

  在多年的勘察设计中,徐升桥主持了高铁常用跨度桥梁设计研究,发展了中国高铁标准梁桥设计理论,形成了较为完整的高铁常用跨度梁设计理论和方法。有效解决了高速行车条件下的结构使用性能和列车运行的安全性、舒适性问题,确立了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铁常用跨度桥梁结构体系,形成了高铁预制整孔简支箱梁制造、运输、架设成套技术,实现了铁路预应力混凝土梁桥长期变形由“厘米级”向“毫米级”的突破,在我国高铁快速、大规模建设中发挥了至关重要作用。

  他还主持了中国铁路总公司重大专项《铁路工程应用高强钢筋试验》,填补了我国HRB400、HRB500高强钢筋疲劳设计参数的空白,相关成果已纳入《铁路桥涵混凝土结构设计规范》和《铁路工程混凝土结构高强钢筋设计规定》,降低了铁路工程结构中的钢筋用量;主持了《铁路桥梁钢管混凝土结构设计规范》编制,借鉴国内外相关标准并开展相关理论研究和试验验证,吸纳钢管混凝土结构方面管内混凝土脱空高度计算等科技成果,规范和统一了铁路桥梁钢管混凝土结构设计技术要求;主持了川藏铁路常用跨度简支梁应用技术研究,对川藏铁路高寒大风、强紫外线、昼夜大温差等极端环境条件下常用跨度简支梁工程技术方案开展研究,提出了温度荷载作用效应、施工工艺、抗震措施及耐久性保障技术措施,并应用于川藏铁路简支梁通用图参考图编制。

  这些丰硕成果,无疑将被写入新时代国家铁路建设的史册。面对新的起点,“唯有努力工作,才会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为‘交通强国 铁路先行’做出更大的贡献”。徐升桥对自己这样说。